I Never Compromise 泰隆x卡西奥佩娅 34

2019-11-06 16:48:49 张家口新闻网

打印 放大 缩小
I Never Compromise 泰隆x卡西奥佩娅 34

  第三十九章 十八岁 无鞘之刀
  木制盒子安静地被摆放在阴暗房间的角落,盒中躺著一把泛著绿色光芒的蛇纹匕首,微弱的光芒若有似无,彷佛风一吹就会散尽。
  蓝色晨光由厚重的窗帘隙缝透了进来,印至冰冷的地板上,在黑暗的房里拓开一丝的光晕是多麼的微弱,充斥房里的黑霾像是永远都无法撕开。
  诺克萨斯寒涩的空气也远比不上这里头的冰冷,沉寂的空间悄然无声,连一粒尘埃都不敢作响,彷佛就连时间都停滞了,如同这房间的主人的心一般,不知已尘封了多久。
  她愈来愈厌恶白天的到来。
  微薄的光线逐渐在黑暗中漫开了,她伸手阻挡,拒绝光芒刺入视线,但过不了多久,她还是放弃与之对抗。
  嘶唦——
  细微的声响自她毫无血色的双唇中发出,原应是丰润的唇瓣,现在却似乾涸大地上两片枯萎的柳叶,想要依合著,却太过斑驳。

  尖锐的指甲缓慢地掀开围绕著床铺的薄纱幕帘,她像是偷窥一般地凝视那道光线,灰色的双眸有如冰封的湖面,尽退生机。
  寂静的空气响起低沉的磨娑,弯曲的蛇尾依附著地面,片片的鳞光与她流过的泪滴一样,数也数不尽,亦是她甩不开的残酷命运的烙印。
  妆台上破碎的镜面映著她的纤腰……可再往下望,却是那不属於人类的蛇躯,她伫立在那道光线前,伸出双手,触碰著那看似能带给她些许温暖,却是毫无温度的光芒。
  低头凝望著那不再美丽的身躯,空洞的双眸平静无波,只因她的泪早已流乾。
  轻柔的月光透进窗框,却将他刺痛。
  房间的角落挂著一袭嵌著数把尖刀的斗篷,晚风将它们轻轻拂起,刀与刀之间蹭著锋利的低吟,曾是渴求展翼的翅羽,如今却无精打采,彻底失去了光泽。
  他撑著沉重的额头缓缓睁开眼,双眼的轮廓泛著深沉黑印,他抬起头,与墙角的剑刃斗篷对望而无语,深红眼眸透出满满的寂然与旁徨。
  赤裸的上身刻著数道无情的疤痕,每一道都是他与命运搏斗而烙下的印记,那些伤迹无一不是游走於生死间的代价,而即使那是多麼沉重的罪孽,他往往都能一肩负起。
  只是这一次,他所受伤的伤,致使他再也无力握刀、无力前行。那只曾经疾行於黑夜的夜莺,终於连背上的羽翼都被狠狠摘下了。

  那一夜的噩梦依旧挥之不去。自那天以后,他没有一夜能睡好,每每总是被那些撕心裂肺的画面惊醒……
  那个雷雨交加的夜晚,他淋著滂沱大雨,失了魂似地跪在大庭中,望著她那被撕成两半的身与心,默不作声地背著他,想要逃开,却又狼狈地倒在雨中。
  那些凡人所不能承受的痛苦,为何不是降临到他身上?
  为何他什麼都做不到?
  罪恶的烈火不分昼夜地折磨著他,无情地烧尽他心中所有的依托,那些灰烬盘旋在他的心口,每每他尝试要摆脱,却总是被它们呛得喉头炙疼、被它们扎糊了视线,逐渐地,他再也看不见前方的道路。
  在那被打碎的世界里,就连现在的样貌都残破不堪。

  深夜的街道宁静无人,泰隆安静而缓慢地行走於街上,街灯忽明忽暗,他身后的影子也随之晃荡著。此时的他穿著的不再是杜克卡奥家族的深蓝色制服,而是随意搭配的布织套衫与长披肩,与凡人无异。但一直以来刀刃不离手的他,此时在披肩之下却是空无一物。
  那些曾经陪伴他无数时日的刀刃,自那一夜之后,就被安静地尘封。
  他没有勇气再拾起它们。
  原是要为守护之人而挥舞的刀锋,支撑著他活著的信念,全在那一刻被无情击溃,他再也找不到挥刀的理由,再也没有为自己披上剑刃斗篷的力量。夜莺的羽翼被狠狠折断,残羽散坠一地,重伤痛彻心骨,眼盲了,嗓哑了,锋利的爪子都钝了,全都钝了。

  明明肩头少了刀器的重荷,但他的脚步却沉重无比;手上没了钢刀的重量,就像失去依靠的孩子一样,顿时旁徨而无助。他像个武汉癫痫症状是什么幽魂似地游荡在黑暗的街头巷尾,毫无目的,空泛的内心,像一卷原本写满字迹的纸卷,而墨水却早已被那一夜的大雨彻底糊晕。
  刀鞘碎成两半,染血的刀刃无处可归,鲜血风乾在刀面上,烙下洗不去的悔恨。
  他停下脚步,抬头仰望诺城上空的明月,月光又让他想起她眼中的哀楚。他愿意在身上加诸全世界所有的痛苦,为他的恶行赎罪,但他明白这一切的期盼不过是既可笑又愚昧。
  若能回到那一晚,他宁可在那一刹那让全身化为石头。
  修缮将军府并没有花上太多时间,不出两天,府内的陈设与装潢就迅速恢复成原来的模样。而那些死去的家仆与士兵,通通被埋葬在庄园最北端的墓园,由於死者不在少数,为了将风声压下来,杜克卡奥将军对那些侥幸存活的下属与奴仆们下达封口令,任何人胆敢走漏风声,当即论斩。
  卡西奥佩娅回到了她的房间之后,就没再出现在众人眼前过。
  新进的仆役们总是会好奇地问那些资深的管家「卡西奥佩娅小姐呢?奴仆好想见见她美丽的模样。」但最后他们总是只能见到那些老鸟各个面露惊恐神色,什麼也不说,只教他们好好管好自己便是。

  偶而,他们会在二楼那条深邃的长廊中,听见宛如爬虫类行进的恐怖声响由二小姐的房间内传出,仆役们皆对此避而不谈,也甚少接近那道长廊。也据说,二小姐几乎不吃也不喝,就算下人送来了膳食,她也从不应门。

武汉看羊角风较好的医院宋体;font-size:14px;line-height:24px;background-color:#ffffff;" />  这颗诺克萨斯交际场上最闪亮的明珠突然就这麼消失了,愈来愈多的传闻不胫而走。遽闻,卡西奥佩娅在与弗雷尔卓德特使亚伯特.涅斯洛德坠入爱河以后,随即感染了重病,从此足不出户,再也没出现在公众场合。这样的传闻虽然并没有直接获得杜克卡奥家的证实,但也随著亚伯特死亡的消息传开,成了最为可信的说法。
  杜克卡奥将军在隔天宛如什麼事也没发生过一般,继续著自己的工作,上至最高指挥部开会、领政国事、分嘱密令、下至训练新一批下属、调度府内人事异动……等等。那一日他在将军身上看见的沧桑,转眼间全收进了他那刚毅冰冷的绿眸之中,与往常一样平淡而沉著。
  而他自己呢?
  原本堆积如山的任务,全被泰隆搁置在一旁,他再也没心思去管那些琐事。脱去了制服,将钢刀锁进了木柜,白天,他屈身靠在房间的角落,想办法让混乱的脑袋沉静下来而入睡,夜晚,就像个游魂似地,在诺克萨斯的大街小巷晃荡著,时近清晨回到将军邸,日复一日,日夜颠倒地过著行尸走肉的生活。
  杜克卡奥将军没有苛责他,甚至也没再指派任务给他,就这样放任他浑浑噩噩地度日,再也不像从前一样,三不五时用严厉而冷漠的眼光看待他,甚至想尽办法让他离这个庄园越远越好。
  那她呢?
  泰隆紧闭上双眼,安静地靠坐在诺克萨斯某座尖塔的边上,夜风乱拂他的褐发,他将双手覆住额头,冰凉的空气却刺激著他的脑门,这沁凉本应让他清醒,但他没有答案。

  不知已经过了多少天了,他终於鼓足了勇气,踏进这条看似黑暗得没有尽头的长廊。
  滴答、滴答……
  在这冰冷得近乎要令他窒息的空间中,只有壁钟的滴答声提醒他,时间并非停滞著。月光从长廊的尽头撒了进来,将他的影子拉得长长的,这画面与数年前并无分别,只是这原属於他的位置,如今他却怎麼也无法挣回。
  斗篷的影子微微晃动著,他伫立在她房门前,深褐色浏海覆住他的双眼,阴影之下的红瞳茫然无波,凝滞的空气中,心脏跳动的声响愈来愈清晰。
  左手轻轻抚著门板,沉重的额头靠上了门,整颗心像是被无数条钢索悬在空中,那怕是一道微风都能吹得他椎心刺痛。
  房内传来低沉的悉疏声响,却没听见记忆中的嗓音,他知道,此刻她也在木门的另一侧,静静地靠著门板不出声。
  「……卡西。」
  门的另一端没有动静。
  他蠕动著嘴唇。想对她说的话实在太多太多了,却无从开口。种种的矛盾纠缠著、拉扯著,伴随著沉重的无力感,与不知能否继续下去的思念。
  「抱歉……」好不容易张开了乾涩的唇齿,却只能挤出这两个字。
  「那天我无意伤害你……」
  「一切都发生得太快……令我措手不及。」
  「我很遗憾……我……」
  「我……」
  「我……」
  「请你……」
湖北治疗癫痫最好的专家rial, 宋体;font-size:14px;line-height:24px;background-color:#ffffff;" />  「请你忘了我。」
癫痫病怎样检查才能确诊#ffffff;" />
  那是他最后一次听见她的声音,也是她最后对他说的一句话。
  他忘了那时他是如何狼狈地跪了下来,在房门前久久无法自己,再也不能言语,不能言语。

  「哟,朋友,好久不见。」
  泰隆回过头,看见月光下缓缓走来一道人影。
  「真巧啊,没想到半夜出门散步竟然会碰见你,嗯……别这样杀气腾腾地瞪著我嘛,哈哈——」
  男子逐渐向他靠了过来,面带不怀好意的笑容。
  「滚。」说完,他转身就要离开。
  「喂喂,别这麼冷漠嘛,既然能在大街上碰见像你这样的人物,我想……应该要过来向你打声招呼是吧?」
  「滚。」泰隆加重了语气。
  「哎,好歹我也是达克维尔大将军的血脉,就算你再怎麼心情不好,也不能用这种态度跟我说话吧?」
  「别让我再说一次。」他将左手伸进长披肩之中,却摸不著任何武器。
  「噢,看见你才让我想起来,我心中一直有个疑问呢……你能替我解答吗?」凯伦摸了摸下巴,看著泰隆的背影,露出颇有深意的微笑。

  「我似乎……有好一阵子没在宫廷看见卡西奥佩娅的倩影了,这让我相当挂心呢……你一定知道她现在过得如何吧?可以告诉我吗,朋友?」
  凯伦说完便拍了泰隆的肩膀,但在那一刹那,他看见黑暗中一双鲜红的眼眸迅速回过头来,满怀杀意地瞪视著他的双眼,同时他感到喉咙一阵紧绷,一只不知在何时窜出的手紧紧掐住了他的脖子。
  「呜……你……」他面色狰狞,但嘴角却仍然挂著微笑。
  忽地,一道金色锁链由黑暗中飞射而来,紧紧捆住了泰隆攫著的凯伦脖子的右手。凯伦跌倒在地,咳了数声后又阴冷地笑了起来。
  随后,一双淡金色的双眼逐渐出现在泰隆眼前,姣好身形缓缓自黑暗中浮现了出来,苍白而精致的五官离他的脸愈来愈近。
  「这样是不行的哟,怎麼能伤害达克维尔殿下呢?」她挥动水晶权杖,金色的锁链将泰隆的手缠得更紧了。
  泰隆毫无反击之举,只是漠然地注视著乐芙兰,一个字也不想说。
  「想我吗?」她的指尖抵上泰隆的嘴唇,这情景就像他们初次见面一样。
  「放开我。」
  面对妖姬的现身,他的眼神没有一点波澜,宛如许久不曾有过涟漪的深潭。
  「……真是无情呢。」
  乐芙兰说完,便识趣地解除了法术,让泰隆的手恢复了自由。

  她原以为会有更激烈的冲突场面,没想到,泰隆就这麼转身离开了,淡定的面容完全没有透出一丝情绪。她看著他的身影缓慢地消失在黑暗中,嘴角勾起了深不可测的笑意。
  待泰隆的背影消失在远方,乐芙兰回过头来,微笑地看著跌坐在地上,惊魂未定的凯伦.达克维尔,说道:
  「真是顽皮啊,凯伦殿下,为什麼要这样挑衅他呢?您差点就死在这了呢。」她惋惜地抚著自己的侧脸。
  「呵呵……哈哈哈……我终於……」凯伦扶住额头,瞠大双眼,裂嘴地笑著。
  「……我终於毁了你了,卡西奥佩娅!!!」
  咆啸般的笑声回荡在诺克萨斯黑暗的街尾。
  乐芙兰仰望著月光,似乎在思考著什麼事。半晌后,她跨上水晶权杖,缓缓地飘浮到空中,离地面愈来愈远。
  「还没结束喔。」
  凯伦疑惑地望著她愈来愈远的身影,出声问道:「……你说什麼?」
  「呵呵……」
  她没有回答凯伦的提问,只是渐渐地愈飞愈高,在偌大的圆月前悠然地飞行著。
  不久后,她取出一把有著精雕蛇纹图腾的刀鞘,轻轻地亲吻了它。
  「你终於回来了。」

  一道低沉的嗓音掠过泰隆耳际,将他自迷茫的漩涡中拉回现实。
  大庭灯火被夜风吹得摇摇欲坠,泰隆站在灯火之下,黄光一闪一闪地映在他的脸上。他神色茫然地看著眼前不知何时出现的人影,愣愣地开口:
  「将军……」
  自那个夜晚以后,他就再也没有亲自面见过将军,像是个逃避一切的孩子一般,躲进了自己的世界。而将军也没有再传他来过,仅是放任他想做什麼就做什麼,彻夜未归也不曾责怪,似乎是看透了什麼事情。
  此时将军的出现,令他不知所措。
  杜克卡奥将军身穿深红排扣长衫,黑色斗篷不停地翻飞著,他神色平静地看著泰隆,缓缓向他走了过去,在他身旁停了下来。
  「随我来。」

(未完待续)

友情链接: 北京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昆明癫痫病专科医院 济南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有效方法 什么方法治疗癫痫病最好